小鳄

5.【心口不一、有担当的好好绅士】

空口说白头:

(注:此篇包含对索玛主仆和伊丽莎白的人物解析,必须和夏尔的放在一起讲,因为人物是互相给予成长的)


这方面主要是对伊丽莎白和印度主仆了。夏尔对他们不是一般的好,而我们惹人怜爱的坏心眼小塞巴,是怎么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


 


在夏尔眼里,伊丽莎白和印度主仆都是属于彼岸世界的人,是他既想要保护,又想远离,不希望过多卷入自己不详人生的珍贵的存在。


他们人格上有一些相同之处,单纯善良,勇敢热情,他们喜欢夏尔,不管他接不接受,也爱自说自话地把那些自以为好的东西塞给他,很任性,也很白目地,不求回报地希望他幸福。


 


先说印度主仆吧,因为人际关系较简单(可能后期也会渐渐揭露东印度公司的隐患,这也将是夏尔和索玛——两个代表不同国家的势力之间的新矛盾,但我们现在先不提,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索玛,一个被保护过度的小王子,热血青年,心无城府,一天到晚死心塌地地对夏尔好,不由分说地要把阳光灌进他了无生趣的世界里,换谁能无动于衷?况且夏尔本身就孤独,虽嘴上总说“不愿接受那些温暖”、“不会软弱”、“不会后悔”,但是身而为人,潜意识里不可能不向往这些明媚的感情。


那种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氛围,对于读者来说无疑是漫画沉重基调里一个很重要的调剂品,对于夏尔走钢丝般喘不过气来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夏尔表面上对他们极尽嫌弃,实际上没了他们,夏尔的生活品质,会大打折扣,从此只剩下受老恶魔的气和加倍给老恶魔气受了(误)。


阿格尼的死,可能象征着一个看似平静的时代结束了,我不担心索玛对夏尔的态度会转变,他依然会有一颗保护挚友的心,只是可能不再拥有将欢笑分给所有人的力量。


 


再说伊丽莎白,她性格简单但是身份不简单。双生子坐实之后,可以说也是一个处于矛盾中心的焦点人物。


我特意倒回去看了很多以前伊丽莎白的特写片段,处处是伏笔,细思恐极。


(以下涉及对伊丽莎白的人物解读,不适者跳过吧)


首先,我个人猜测,伊丽莎白不是直到现在这个“哥哥”回来,才知道夏尔在说谎的,而是在夏尔(弟弟)回来的第一天,紧紧抱住他时就已经知道了。


细节考证:伊丽莎白在墓地里重见夏尔时的惊喜与随即的呆楞,很耐人寻味。


“回来的夏尔更加的瘦小,也失去了笑容。”


——那个表情特写里她明显怔住了。弟弟哥哥都是十年的玩伴,相处那么久,两人的性格和身体素质特征我想伊丽莎白不会不熟悉。


“不是夏尔长小了,而是我长大了,我要做个能保护夏尔的新娘。”


——这句话仔细琢磨一下也很有深意,她明白了夏尔不再是那个可以让她依赖的哥哥,而是那个体弱多病的弟弟,她明白她的梦破碎了,她需要担起责任抬头向前,而不是沉溺于悲伤。


一开始,她装出的甜美只是出于对弟弟的怜惜心疼,出于对凡多姆家族最后仅存于世的血脉的守护,出于身为米多福特血统的女儿的责任,处于振兴荣辱与共的凡多姆家族的抱负……出于这些或感性或理性的考量,她选择坚强,选择一同隐秘真相——


非但没有戳穿夏尔,反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陪他扮演他所希望的角色。


 


当然,伊丽莎白有着很高尚纯洁的人格,这是毋庸置疑的,那时的她想的是“哪怕只有你回来也好。幸亏还能有一个人回来。”


而不是夏尔所认为的“为什么只有你回来,为什么回来的偏偏是最不重要的你。”这种自卑和愧疚感作祟的臆想(伊丽莎白绝不可能有这种恶毒的想法,真这样就明显ooc 了)。更不是很多人臆想的“伊丽莎白只是把夏尔当哥哥的替代品,自我安慰”,我觉得她的善良不会允许自己用别人的血来暖自己,更何况少爷同样是她的亲表弟。


 


“夏尔”回来后,她开始穿低跟鞋,背地里重新拿起了守护的剑。从这一刻起,她也被残酷的命运缠身,背起了与凡多姆荣辱与共的重担。


 


后面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他们玩过家家,一个扮演好男人未婚夫,一个扮演傻白甜小可爱。


当然,夏尔用力过度,自我发挥过多,所以就穿帮了——哥哥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


 


从目前所有章节(142话前)所呈现的线索来判断,哥哥是个有着强烈封建贵族观念的大男子主义,除了凡多姆家族的人,估计其他什么都入不了他眼。伊丽莎白对于他来说,只是家族定亲的对象,一个可有可无的玩伴,在他心里,伊丽莎白其实配不上他。


 


细节考证:


 


漫画里法兰西斯姑姑在陪哥哥练剑时,他对凑上来给他递毛巾的伊丽莎白说:


“幸好我的未婚妻是丽滋,法兰西斯姑姑虽然是美人,但那么强势还是好可怕啊。”


额,重温这段,我汗毛一凛,凭借他当时已经和父亲极其相似的腹黑心性,怎么可能被这点程度吓到?又怎么可能吃不了姑姑历练他的苦?


能够说出这样露骨的、没有必要没有意义的言论,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故意说给丽滋听的。他虽然礼貌,得体,但是他在诱导,他想塑造丽滋,掌控丽滋,他并不会关心小女孩细腻的心思,也不在意这样的言语对女孩子的打击,他只是在为以后继承家业后做打算,想要处于主导地位,不甘屈于任何人下。


 


现在我们来看弟弟,恰巧相反,他的许多离经叛道的观念以及做法,似乎代表为社会注入新鲜血液、开始试着去改变陈腐老旧的社会形态的新兴资本家。


表面上伊丽莎白对弟弟来说,是个棘手的大麻烦,每次她一出现,夏尔就变成了电脑死机一样的呆滞无力脸,为了满足她各种天马行空的幻想而心力交瘁,末了都仿佛身体被掏空。


实际上麻烦是他自找的。因为麻烦的根源在于他一直很尊重她的想法,在意她的喜怒,才会不厌其烦地去配合她。


当然前后动因也是有变化的,最开始是出于绅士的谦让,把她当作表姐、淑女来尊重,后来慢慢被伊丽莎白的热情和天真所打动,开始把她当作喜欢的人了(证据截图应该不用我找,只要有一点点男女间的情商的,应该都能从漫画太多地方发现。)


 


其实我挺惭愧,既喜欢塞夏又认可伊夏,石锤面前我也不能自欺欺人,夏尔(弟弟)到现在确实已经喜欢上了伊丽莎白——


他会在工作中时不时吐槽伊丽莎白的任性行径;


会在伊丽莎白被丧尸包围自己却无能为力时露出绝望的神情;


会在自己商战中明明已处于上风的情况下、听到伊丽莎白被音乐厅掳走不愿回来时骤然暴怒……种种迹象一致表明,夏尔对伊莉莎白,应该有了那种情窦初开小男生的简单的好感,然而并不浓烈。


那么他爱伊丽莎白吗?——爱。是那种对亲人的爱,不幸者对幸运儿的保护,肮脏者对纯洁者的羡慕。男女情爱几乎……emmm没有的样子,我夏尔在感情上还是很单纯的= =


(当然了,对塞巴斯那个老恶魔复杂的感情除外。但是目前我不敢过多剖析塞夏,一剖都是痛。)


 


别看我们社会人夏尔在商场上风生水起的样子,其实一旦开始真诚地社交,他反而笨嘴拙舌不懂得表达,还会傲娇地掩盖自己的好意,会暗搓搓地满足对方各种无理要求,会细腻地照顾体贴入微,会危险关头挺身而出,会因为对方哪怕是假装的眼泪慌了手脚,会因为看见对方的笑容而松一口气……这些柔软一被抓包,却死鸭子嘴硬死不承认。


他要是没有那些经历,以后肯定会是个真诚可爱的好丈夫,放到现代,简直是最靠得住的新好男人好吗!


 


……咳咳,打住打住,虽挺萌,但他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别幻想了。


有能力陪夏尔走到生命尽头的,目前只有塞巴斯,更何况他们脑电波总在同一频道上,凑一起正好,谁也不耽误谁,因此我依然选择站塞夏股-v-


 


至于伊丽莎白对兄弟二人的感情嘛,我只能说关键词——缘份。


有些人有份无缘(和哥哥);


有些人则有缘无份(和弟弟)。


 


一方面,在当时男尊女卑的封建贵族社会里,“夏尔”这个名字对于伊丽莎白,是相当于某种信仰一样的符号。


因为她从小受的教育,基本就是如何做一个好淑女和如何做一个配得上凡多姆之名的女王番犬之妻,她十几年来所有的汗水和努力,都是为了成为夏尔的妻子做准备,如若凡多姆不复存在,那么她的生存意义也都被否定掉了大半。


但另一方面,人的感情是互相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弟弟对伊丽莎白的宠溺以及守护,明显有别于她童年记忆里理性又游刃有余的哥哥,加上二人一起出生入死的经历,和刚刚步入豆蔻年华里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这些同样也都是她成长的养分。而这些后来的养分,是没有参与她后来人生的哥哥无法给她的。


 


相较之下,弟弟这个朝夕相处的人更给她亲近安全之感;


而哥哥,则是她潜意识里已经习惯于追求的一种固化执念,一种信仰。


 


当然,我们无法去评判感情和信仰上究竟谁更重要,就像我们无法替她决定哪一段人生更为珍贵和有趣。


只能说若是切切实实相处起来,伊丽莎白和无条件包容、从不用自己的意愿去束缚她的弟弟在一起,轻松快乐得多吧——在弟弟面前,她可以尽情撒娇任性,而不是小心翼翼地苛求自己去套进一个既定的模子。


命运里充满了偶然,每一个偶然背后都有必然因素驱动,目前很难判定伊丽莎白到底站哪一方,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选择吧!勇敢的少女!


= =虽然我还是希望她无条件站弟弟……


回到目录 对Ciel.Phantomhive的个人解读

评论

热度(32)

  1. 小鳄空口说白头 转载了此文字